情牵五线谱‧刘曼弘伴乐不言倦每逢星期二晚上,在吉隆坡十五碑的马来西亚盲人协会,一位灰白髮男人在泊好车子后就匆匆走上一楼的乐龄人士活动室,因为他知道有一班盲人正在那里等着他。他就是刘曼弘,马来西亚唯一教盲人唱歌的教师。由于对音乐的热爱,退休很并没有回到麻坡和家人同住,他乐于一个人在吉隆坡生活,即使从早教课到深夜,他也无怨尤,也没有想过“累不累”的问题。他说:“没有动,老得更快。”刘曼弘今年60岁,退休后以合约方式继续在一家私人学院担任音乐讲师。7年前,他在一个机缘下开始教盲人唱歌,也因此让更多人认识他这位不一样的音乐人。他很忙,访谈时间是从他教盲人唱歌的两个小时内抽出来。当晚,他在学院教完课后即赶来盲人协会。问他:累吗?一时之间,他也说不出话来。“累吗?我一大早就出门到学院教课,下班后没有吃饭就赶过来了,匆匆忙忙吃一餐就来教他们,8点到10点,下课后整理一下东西,回到家都十一点多了。不过,只要我还在吉隆坡,我没有想过要放弃。”刘曼弘是柔佛麻坡人,87岁的父母还健在,两个孩子都已大学毕业了,不过,他们都在家乡生活,只有刘曼弘一人在吉隆坡过着游子般的生活。他教音乐28年,55岁退休后没有搬回麻坡,每个週末就回乡与家人团聚。记者再问他,两地奔波不累吗?他说:“我想,动一动好过没有动。没有动,老得更快。有一些事业就是要你跑动的,而若你觉得很累的话,就可能是身体出现一些问题了。”他每个星期五都会回家,儘量搭巴士回去麻坡,因为这样就可以在巴士上休息,但有时他也会自己开车回去。对作曲有浓厚兴趣这位麻坡人是于1982年去台湾唸音乐,4年后回国在麻坡中化中学教音乐,1988年来到吉隆坡。初期,他是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音乐系当兼职讲师,过后开始全职直到1999年。2000年,刘曼弘开始在世纪大学音乐系担任讲师,后调升到主任职位。现是世纪大学梳邦再也分院音乐系高级讲师。谈起音乐,没有特别的故事。他说,他只是纯粹喜欢这个行业。“音乐是我喜欢的东西,我就是靠音乐生活。”不过,他并没有走上创作音乐的路,反而去教音乐。他认为这与个性有关。“有些人的个性比较适合在舞台出现,比如演唱。我不是那一种。”刘曼弘表示,当年选择音乐的动机很单纯,就纯粹只是喜欢,好奇到底音乐是如何编写出来。“我在台湾学音乐,主要是学作曲,因为我很好奇为甚幺其他人可以写出这些如此好听的曲子。到底音乐是怎幺组成的?”他还解释说,其实音乐工业很大,一般说的音乐人是创作歌手或者是唱流行歌,这是音乐的其中一环,他在台湾学的是严肃的音乐,就是一般的古典音乐。“我个人兴趣是喜欢流行音乐,也喜欢古典音乐。流行音乐会不会看五线谱都不要紧,可是我总是觉得学音乐应该要会看五线谱,因为五线谱是记录音乐的高低节拍,就好像弹钢琴,不可能用简谱弹钢琴,所以我要知道音乐是如何写出来,音乐到底是如何组成,我一定要理解透彻,这样就可以了。我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去教音乐或其他,我当时只是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。”28岁学音乐虽然没有说得很白,但刘曼弘的确有音乐天份。初中三时,学校举办乐器演奏比赛,那时的刘曼弘就表演吹笛子,获得全校冠军。他形容,他是莫名其妙地拿了冠军。“为甚幺会拿冠军?我也不知道。那时基本上也没有音乐基础,玩乐器只是一种爱好,总之就是拿了冠军回来。”高中三那年,刘曼弘参加马华主办的全国华乐比赛,也让他莫名其妙地夺了一个冠军。中学毕业后,他想唸音乐,可是家人不赞成,就唯有出来社会工作。音乐带来满足感他做过促销员,到过芭场做管理树桐的工作,也在尊孔中学做了4年临教。工作8年后,他回想过去,总是觉得生活似乎缺少了甚幺。“当年在想,这几年来好像不是很开心,虽然生活无虑,但是心里就是有一种不满足的感觉不时翻涌着。“我想,28岁了,好像没有机会再去读书,自己就偷偷申请台湾音乐系,结果就被取录了。之前,我有学过乐理,在班上也是最好的。为甚幺是最好的?我也不知道。“你问我当年有没有音乐基础?在不通晓音乐的人看来,我是有基础的。懂得甚幺是音乐的人看起来,我并不具备任何基础。因为我完全讲不出,也解释不出来。我只是看到这样,就照着这样做罢了。”他说,赴台之前他不会看五线谱,所以申请获批后,就在去台湾之前的八个月,赶快向麻坡一位老师学钢琴恶补五线谱。他在台湾4年。29岁那年,趁着大二放假期间,还回来跟拍拖多年的女友结婚,再带着她一起过去台湾生活了几年。顺理成章教学刘曼弘于32岁才学成回国,也没有想过要去教音乐,只是当时没有工作做,刚好麻坡中化中学聘请音乐老师,他就顺理成章在母校教音乐。从此,他就视教音乐为事业。教音乐近30年,刘曼弘桃李满天下,国际作曲家锺启荣和本地歌手郑必爱也曾是他的学生。除了教一般的音乐课,刘曼弘于2008年开始教合唱团。麻坡启智合唱团是他从台湾回国后组成的第一个合唱团。“我以前参加过麻坡启智合唱团,从台湾回来时发现原来它停办了八年,麻坡再也没有合唱团。我就跟一班朋友提起复办,大家说好,我在没有想太多的情况下就登报召兵买马。后来,我还帮他们录製了光碟。”与盲人的缘份问刘老师教学多年来特别难忘的事,他想了很久。最后,他提到教盲人合唱团。2008年至今,他跟盲人在一起七年多,每个星期二见面,这些日子佔了他生活重要的部份。他强调,这是一种缘份。刘曼弘所教的是永乐盲人合唱团。他们是在几年前通过电视台节目寻找老师教他们唱歌时,找到刘曼弘。“盲人?我又不认识盲人,怎会有盲人来找我?后来,我才知道他们是通过节目找老师教他们唱歌。”由于盲人没有甚幺经济能力,所以教他们唱歌属义务性质,没有人愿意接下这份工作。“当时我是这样想的。马来西亚也没有人教盲人,我就想尝试一下。如果能够教到他们通音律,也算是不错,做点好事。”后来,刘曼弘帮他们组成合唱团,先后录製光碟专辑,举办音乐演唱会,还办合唱交流会。他陪着他们出去表演的次数很多,频密得他都忘记了多少次。他把这当作是一种回馈社会的工作。/副刊‧报道:李翠媚‧2015.06.05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